雜唸

跳舞的朋友,讓人家不討厭你們很難嗎?


跳舞的朋友,讓人家不討厭你們很難嗎? 陳白爛寫於 2011年11月30日 17:19

其實這話題可以回溯到今年七月初的板站學生被驅趕事件,跳過中間的種種發展,到最後就是新北市眾多街舞族群的練舞勝地板橋火車站周邊開放空間,在十月份開始明令禁止聚集練舞(除了練舞其實包括滑板等活動也一併受到禁止)。其實類似的問題與狀況,多年來在中正紀念堂、國父紀念館、捷運雙連站……等地方都不斷在上演,只是這次政府單位鐵了心又鬧上媒體所以顯得特別大。

首先,所有在受到打壓之後奮起為街舞族群挑戰政府公權力與群眾反彈的每一個人,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說過:今天我不為你們發聲,明天他們來捉我的時候,就沒有人為我發聲了(僅節錄片段,原文請自己Google),你們的勇氣值得肯定,只不過你們知道你們到底在爭取什麼? 捍衛什麼嗎?
讓我們往上跳一個層級,請問板站的開放空間是歸誰管轄的? 這個開放空間原本的作用是什麼? 我相信你我都有答案。那麼因為現在街舞使用者多了,開始造成其他使用者困擾,主管機關跳出來禁止時,各位確定你們爭取的東西、立足點是穩固的嗎? 原本板站練舞就是遊走在法律邊緣的灰色地帶,今天鬧大了要黑白分明時,美其名是爭取,講難聽點就是想把黑的硬凹成白的不是嗎?

大家會凝聚板站練舞說老實話,不過就是貪圖1.冷氣2.交通方便3.習慣4.免費,當然有這些條件我也喜歡去,但是沒有這些就不能練舞嗎? 我以前還在路旁銀行的落地窗練過舞咧。

當以前有這樣方便又爽的場地時大家要珍惜,結果咧? 不珍惜嘛現在被趕了當然很想爭取回來,但問題是那根本不是街舞族群的場地,到底怎麼爭? ^^a
接下來讓我們再往上跳一個層級,為什麼街舞族群會這麼令人討厭? 大家有沒有自己檢討過? 很多人都知道咱們熱舞社的同學們最愛亂丟垃圾了(乾脆改名叫垃舞圾好了),不論是中正、國館、板站、雙連….或是各大活動結束後,只要街舞族群過後必定一片狼藉,不管前輩怎麼勸、老師怎麼講,終究還是有一定數量的害群之馬。偏偏這種白癡就是老鼠屎害死所有人,但是允許老鼠屎不斷增生的每個人也都要負起連帶責任。因為別人不會去區分東西是誰丟的,只會知道”跳街舞”的離開後只會留下垃圾。但這只是原因之一。

撇開丟垃圾,其實大家在練舞的時候佔據的空間、產生的噪音(再好聽的歌只要我現在不想聽都是噪音)、視覺上的雜亂(隨地擺放的包包衣物、席地休息的同學們),這些我自己也身在其中所以不覺得怎樣,但是我不敢保證所有人都能夠有雅量去接受。

各位從開始接觸街舞的那天開始,我相信你們自己也會覺得自己跟一般人有那麼一點不同,但是這點不同並不代表你是”特別的”可以有任何特權甚至去侵犯到別人使用空間的權利。

或許現在跳街舞的人比起從前已經不那麼稀有,但是相較於一般大眾來說仍然是個很容易鑑別的族群,而少數人製造出來的負面印象卻是整個圈子都會被一起標籤,除了自我要求之外盡量也去要求身邊的朋友我覺得是必須的,畢竟我們都同在一條船上。

街舞本身就有很大成分的街頭文化,如何跟社會主流做磨合、但是仍然保有自己原有的精神與文化,也是一門學問跟需要去尋找平衡點的功課。但是在讓更多人了解我們的文化與優點之前,先不要讓人家那麼討厭我們應該是更基本的事,都幾歲的人了還要我們把這種小學生程度的常識耳提面命也太丟臉了吧。

這次的事件某程度來說對街舞族群是個打擊沒錯,但是更希望是大家能夠從這樣的事件中去學習到更多,為什麼跳街舞的會被趕? 自己到底在捍衛什麼? 想通了收穫會更多。

Peace & Love

(本文作者為白爛.刊載於2011.11.27 Taiwan Dance@Live Final活動特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